诗歌书籍

东麓斋摭拾 衣斩衰乘青驴而逃的宰相宗楚客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当代文学| 浏览:145

东麓斋摭拾   衣斩衰乘青驴而逃的宰相宗楚客

  东麓斋摭拾《衣斩衰乘青驴而逃的宰相宗楚客》  读《唐诗别裁》,会读到宗楚客的两首诗,一首是五律,一首是七律,将一首七律录之如下:  玉楼银牓枕严城,翠盖红旗列禁营。

日映层岩图画色,风摇杂树管絃声。

水边重阁含飞动,云里孤峰类削成。 幸覩八龙游阆苑,无劳万里访蓬瀛。

  ——宗楚客《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》  《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》一诗所描写的景象,令读者讶异,是谁有如此天上人间?其实诗题已交代清清楚楚了,是安乐公主。   安乐公主,是唐中宗最小的女儿,在唐中宗韦皇后被武则天幽禁房陵时所生。 惴惴不安不知何时而死的唐中宗夫妇居然生下这个孩子,因名之曰“裹儿”。

  《唐诗别裁》注为“公主亦武后女”。

此注错。

  唐中宗重新回到帝位,此时安乐公主逐渐出落成一个“姝秀辩敏”“光艳动天下”的女儿家了。 唐中宗对安乐公主宠爱有加,安乐公主被宠得野心也越来越大,她居然向唐中宗提出废掉皇太子,由她来当皇太女,由她当未来的女皇。

是魏元忠一班老臣坚决反对才没有当成。

  安乐公主嫁给武三思之子武崇训。 武三思神通之大,表现在女人身上。

武三思在武则天在世时就与上官婉儿成为情夫情妇,韦皇后一手遮天时又由上官婉儿搭桥成了韦皇后的情夫,他的儿子武崇训还娶了安乐公主,这是何等关系!当武三思武崇训父子被节愍太子清剿诛杀后,上官婉儿与韦皇后安乐公主毫发未伤,她们之后愈来愈疯狂。

韦皇后要当武则天第二,要当女皇的决心越来越坚定,而安乐公主要当皇太女的狂妄从来没有消除,于是韦皇后、安乐公主母女在一些人的鼓动下迫不及待地把唐中宗毒死了。 这些摇旗呐喊的鼓动者中当然以宗楚客为首。

  《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》这首应制诗中的山庄在哪里?为什么要营造构筑?是怎样构筑的?规模怎样?《新唐书》中有交代:  “(安乐公主)营第及安乐佛盧,皆宪写宫省,而工緻过之。 尝请昆明池为私沼,帝曰:‘先帝未有以与人者。 ’主不悦,自凿定昆明池,延袤数里。 定,言可抗订之也。 司农卿赵履温为缮治,累石肖华山,隥彴横斜,回渊九折,以石瀵水。 又为宝鑪,镂怪兽神禽,间以玳贝珊瑚,不可涯计。

”  读一读这些文字,那么《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》一诗就会读懂了,就不必赘述了。 初唐的酬应制诗,是酬和之作,大都一个样子,俯媚唯唯之态,毫无高情远致可谈。

读罢  《新唐书》这些文字再看这首诗,即可看出安乐公主奢汰之心、僭越不臣之心已然至极。

  宗楚客写下这首应制诗唯恐不能把心迹表白清除透彻,而愈发付之行动,为韦皇后、安乐公主母子效犬马之劳。   这首诗,应当提及的是八句皆对。

在应制诗中这首诗写得好,又是八句皆对,《唐诗别裁》为此予以好评。

  宗楚客,武则天从姊子,归于皇亲国戚之属。 宗楚客成为进士之后,一路昂首高歌,势不可当。

到了唐中宗神龙初年,武三思死灰复燃,以之为兵部尚书;后来武三思被节愍太子诛戮,还没来得及尽诛宗楚客等余党,节愍太子兵败被杀,宗楚客逃过一劫。 宗楚客因倾力剿杀节愍太子并“殊其首祭三思等柩”,被韦皇后、安乐公主母女亲愈为亲赖之,很快成为同中书门下三品(宰相)。 在韦皇后、安乐公主、上官昭容的推举下,宗楚客又很快担任中书令。

这一时期,宗楚客、萧至忠、崔湜、郑愔等人沆瀣一气,在韦皇后母女以及上官昭容的羽翼下气焰嚣张,賍秽狼藉,由是朝纲尽失,一片龌龊混乱。 唐中宗被毒死之后,宗楚客由是再振臂高呼,以他为首的一班人马共劝韦后依照武则天故事也来个革命,当个女皇。

中书令宗楚客何以如此丧心病狂?《新唐书.宗楚客传》曰:  “(宗楚客)又尝密语其党曰:‘始,吾在卑位,尤爱宰相;及居之,又思天子,南面一日足矣。

’虽外附韦氏,而内畜谋逆,故卒以败。

”  宗楚客这样做原来是有所图也,他要乱中取胜,也要当个真龙天子。

然而他势必有如当年那个四时仕宦者傅游艺也。   宗楚客步步为营,要取而代之为帝王,他还没有接着走下一步棋的时候,就被围剿诛杀了。 他可不像四时仕宦傅游艺死得那样利落。

宗楚客是怎样死的?死的过程怎样?  唐中宗景龙四年(710年),“和事天子”唐中宗被他那个要当女皇和那个要当皇太女的合谋鸩杀。

此时的宗楚客“密上书称引图谶,谓韦氏宜革唐命”。

宗楚客最惧怕的是太平公主和相王(唐睿宗),于是同韦氏、安乐公主设谋诛戮之。

然而,天不假之以力,一个素附宗楚客一党的人出来告密了,这个人是兵部侍郎崔日用!  相王之子临淄王李隆基安定社稷安定天下的壮举开始了!李隆基为开创盛唐始于此,历史以浓墨重彩之笔记下了这雄伟壮丽之篇章!  韦氏毫无提防,死不知因何而死。

  安乐公主正在浓妆淡抹,毫无感应地被军士一刀身首分离。

  上官昭容再三请求保住性命,还是被李隆基斩于旗下。

  宗楚客怎么样了?宗楚客很狡猾,闻风之后乔装而逃。

这个宰相这个中书令、韦氏集团的主要分子再能躲过一劫吗?  史书记载:  “闭宫门及京城门,……中书令宗楚客衣斩衰、乘青驴逃出至通化门,门者曰:‘公,宗尚书也。 ’去布帽,执而斩之,并斩其弟晋卿。 ”  身着丧服,还骑着一头青驴,真是天大的滑稽!不管如何乔装打扮,门者一眼即认出,此谓天之助也!  “玉楼银牓枕严城,翠盖红旗列禁营。

日映层岩图画色,风摇杂树管絃声。

水边重阁含飞动,云里孤峰类削成。 幸覩八龙游阆苑,无劳万里访蓬瀛”。 宗楚客的这首诗的确写得很好。

把一个山庄描摹殆尽,八句皆律而且四联皆对,读来晓畅通达,有豁人耳目之美。

倘若不见此山庄,不亲眼目睹身临其境,宗楚客哪里会有灵感涌来?因此,为安乐公主营造此山庄者,那位赵履温,也应为之补写几句。

  还是引用些现成的文字吧。

史载:  “初,赵履温倾国资以奉安乐公主,为之起第舍,筑台穿池无休已,()紫衫,以项挽公主犊车。

公主死,履温驰诣安福楼下舞蹈称万岁,声未绝,相王令万骑斩之。

百姓怨其劳役,争割其肉立尽。

”  曾几何时,来俊臣被争啗其肉再被腾踏成泥,此刻又一个被“争割其肉立尽”,这种现象如今没有了,因为什么?或答曰与时偕行文明之徵也。   韦皇后不得好死,安乐公主不得好死,宗楚客死得肮脏龌龊丑陋亦不得好死,就连那个前后变脸的赵履温也不得好死。

  由宗楚客的一首应制诗费了这么多口舌,自己也不知自己意欲何为,吾丧我也!  把宗楚客的那首五律也录下来,莱结住此文:  窈窕神仙阁,参差云汉间。

九重中禁启,七日早春还。

  太液天为水,蓬莱雪作山。

今朝上林树,无处不堪攀。

  ——宗楚客《奉和人日清辉楼宴群臣遇雪应制》。

上一篇:听说我曾爱过你严修,乔蓝蓝 空洞卷积 感受野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