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二百四十一章 开封郊外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当代文学| 浏览:82

第二百四十一章 开封郊外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

这些乡人深知开封实乃习武之人的险境,他这番前去恐怕凶多吉少,因此尽力挽留他。

乐异扬仍然坚持要走,众人莫可奈何,只能送了些干粮,然后默默地望着他离去。

乐异扬从滏水之阳出来,走了百余里路,又回到了幽寂谷外的家中。

数月未归,茅屋四周尽是杂草繁生。

他用手掀开杂草,径直朝家中走去。

房门已经锁好,马厩里面已无小白马的身影。

见到这样的情景,他的心中不免隐隐作痛。 他俯下身拾起一块石头,用力将铁锁砸掉,然后轻轻推开门,一股尘土的味道迎面袭来。 他用衣袖遮住鼻子,一步一步朝屋内走去。

屋内器物摆设整齐,木桌上面还有茶壶和杯子,和当日离开家的时候一模一样。 他触景生情,想到自己数月没有陪伴未婚妻,如今她的去向不明,心中不由得一片感伤。

凳子上面全是厚厚的灰尘,他没有坐下来,而是向里屋走去,在衣柜里取出一套衣衫换上。

他浑浑噩噩地走出里屋,准备关上房门离去,蓦然回首,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青云剑。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,等到定睛再看,墙上果然是青云剑。 他驱身过去取下宝剑,发现剑柄上多了一块白色手绢。

乐异扬展开手绢,见到上面竟是萧翠心的字迹,悬在心头多日的石头方才落地。 那日萧翠心在悬崖边苦苦等待,最终还是没有盼到心上人回来,便答应随杜迟回开封与亲人团聚。 走到幽寂谷附近的山道上,她仍怀着一点侥幸的心理,因而将青云剑留在家中,并用随身的手绢写下留言,期盼与乐异扬在京城相会。

临走之时,她又来到马厩,望见小白马神色黯淡,不忍心将它独自留在山中,遂将它送去幽寂谷,托葛岷山细心照料。

乐异扬既已知晓未婚妻的踪迹,随即飞奔至幽寂谷取回小白马,然后策马向南方而去。

葛岷山隐居在谷中,对外界发生的事情略有耳闻。 乐异扬临走之际,受了他的嘱咐:“辽国皇帝实行天下禁武的国策,背后必定有人指使。

你一定要查出此人,为天下武林除害。

”他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尽数道出,末了不安地说道:“前辈,在下当日与陆之诚打斗之时,不慎将传世金帛遗留在山林,极有可能被他拾得。 在下担心陆之诚会唆使辽主引兵前来。

”葛岷山听后眉头紧锁,片刻之后才说道:“此事的确有些麻烦。

不过请你放心,老夫经营幽寂谷数十载,应付辽兵还是绰绰有余。

”乐异扬拱手说道:“前辈保重,在下先行告退。

烦请前辈代我向谷中的师姐弟问好!”他离开幽寂谷,骑着小白马朝开封奔驰而去。 小白马本是千里马,最近深得谷中弟子照料,吃了幽寂谷的上好水草,体力增长得极快。 乐异扬倚在马背上,昼夜兼程,不过两日,就到了开封城外的乡村。

这里离京城不过百余里路,却并未有昔日富有生气的景象。 整个乡村人烟稀少,连犬吠声都很难听到。

狐狸豺狼却成群结队,在村中的草地见出没,见了乐异扬前来,全都围在小白马四周,嘴中露出锋利的牙齿。

小白马身上流淌着剧毒的血液,全身散发着逼人的杀气。

那些猛兽虽然饥渴难耐,但都不敢冲上前去送死。 乐异扬缓缓行了数里路,并未见到几个人。 他心中愤懑不已,悲叹道:“辽人将这里当做了契丹的原野,将我中原百姓当成草谷。

百姓不是死就是逃,有几个愿意待在这里白白送死!”又行了几十余里路,眼看开封城就在不远处,这才见到稀稀拉拉的人群。

这些人都面无表情,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。 乐异扬携剑经过之时,那些人都惊讶不已。

他随即想起那道“天下禁武”的诏令,一股怒火就升上胸口:“耶律德光之心,着实歹毒得很。

若此令长期执行,中原没有几人会武功。 百姓如果遇到大规模的屠戮,又怎会有人敢挺身而出!”他正寻思着,突然听到背后有急促的马蹄声传来,当即勒马到道路边上做好防御。 那些百姓个个若丧魂之身,吓得四处逃窜。 未几,便有数十骑辽国士兵快马驶来,每人的马上都挂满鸡鸭粮食。

领头之人马上还捆着一个少女。

那些士兵见了逃走的百姓,连忙张弓射出利箭。

有十余人来不及走远,纷纷中箭而亡。 那些人哈哈大笑,用契丹话胡乱谈了几句,又张弓对准稍远一些的百姓。

乐异扬忍无可忍,迅疾拔出青云剑,飞身向辽国士兵袭过去。 那些士兵虽然跋扈,但不过是普通士兵,哪里是他的对手。 不过须臾的功夫,就尽数丧身青云剑之下。 乐异扬那个少女身上的绳子解开,询问之下,才知道她竟然来自两百余里外的曹州。

曹州与开封距离不远,城中大多数人已经逃走,只剩下一两千人守着祖业不肯离去。 这些辽国士兵隶属萧瀚帐下,他们没能抢掠到足够的粮食,担心回去之后受罚,因此才去曹州打草谷。 曹州城剩余的人并无戒备。

当几十个辽国士兵突然杀入的时候,那些百姓毫无抵抗之力,竟然被轻易屠杀殆尽!昔日繁华的开封城郊,早就是一片狼藉,现在连周围的州县都不能幸免。

乐异扬心中深受触动,暗暗发誓要将辽人驱除中原。

那个少女虽然获救,但并与欣喜的神色,反而满眼尽是哀容。 乐异扬想起她有丧亲之痛,一边柔声安慰她,一边去扶她起来。

那个少女却用力推开他的手,哽咽道:“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。 不过小女子已非清白之身,不敢玷污公子的双手。

”她稍微停顿片刻,又哀婉地说道:“我本是富贵家的小姐,从未想过会沦落至此。 公子请保重,小女子去了!”说完露出痛苦的面容,嘴角缓缓流出鲜血。 她已咬舌自尽。

上一篇:2019年新疆事业单位考试申论热点:让青春闪耀奋斗的光芒 初二常考作文题目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