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三百零六章 志在必得终极武力最新章节

作者:本站 | 分类:当代文学| 浏览:43

第三百零六章 志在必得终极武力最新章节

第三百零六章志在必得唐国的拳术重在行气,而行气之重则在站桩。

尤其是像苏门拳法这种源于道家的功夫,呼吸吐纳,以桩法行功,修身养命,更是重中之重。 不过,道家的桩功以静为主,求的乃是静中生慧,于极静之间不动而动,而经过演变之后,融入拳法之中,则又多了一个动桩,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求的乃是动中生静,练得就是个如何在运动中求得平衡的法门。

虽然是动,但周身上下处处和谐,因而内外一体,一动皆动,相对而言这却又是另外的一种“静”。 就好比王越现在,一样是个三七步的架子,但放在走路中,一动一趟,和他从前站静桩不动的时候比起来,中间却又明显多了几分说不明道不白的味道。

逐渐西去的阳光,透过斑驳的树影,一点一点的洒落在他的身上,照在他的脸上,又反射出来。

微风习习吹过,不知不觉中就把他的整个人一下子融入到了周围的环境中。

就好像一副优美的画卷,画中的一切都是妙手天成,王越置身其中,已经成为了一种必不可少的因素,自然而然,无法替代。 而事实上,如同这样一般的感觉,在王越的身上,的确已经是有了那么一种让人无法自拔的生出错觉的意思。

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他的桩法进步神速,已然到了一种十分高明的境界。 站着三七步的架子,取其形,动其神,由静而动,再由动入静。

人虽然还在往前走着,但给人的感觉却还是静,仿佛周遭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种不真实的画面里。

脚趾轻轻抓着地,王越似乎全身都不着力用力,脚下只是一蹭一蹭,人就平平的滑了出去。 尤其是每当有风吹过的时候,他的身体好像也受到了风势的带动,明明一百多斤的身子,立刻轻若无物,如一片轻轻薄的羽毛随之而动。

就好像人也化作了一股清风彻底的融入了天地之中。

这种桩法,是经过剑器青莲结合他的自身实际为他量身定做出来的一种桩。 其基础就是苏明秋的三七步行桩,龙折身,虎抱头,再融入了铁十字军格斗术中有限的呼吸法,十字手练体,以及骑士锤战法的人马合一等等,相互综合渗透,去芜存菁,结合苏明秋的毕生经验积累,才在原有的基础上演化出了这种似是而非的另类三七步桩法。 而这种桩法对他本人的效果,显然也是远在原版的之上的。

也是他现在一身功夫的基础所在。

并且这种桩法,已经脱离了原本的层次之外,开始融入了王越自己的精神力量。

把东西方武术格斗的法门和精神的力量,连成一体,慢慢相容渗透,逐渐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……。 可以说,这种桩法,已经是他现在所有能力的集合。

虽然这还只是一个最初步的尝试,但这其中却包括了他自觉醒以来,心中的所有感悟和理解。

如果真能如他所愿最终成形,那就相当于把联邦时代和这个世界的两种力量体系,彻底的合二为一了。 物质与精神,现实和虚幻,统统成为一体,那种成就,简直无法想象。

“王越,你果然还是来了。 看你走路的架子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就应该是苏门拳法中行桩步法吧?”就在王越已经把精神慢慢凝练,与身体相合,感受着体内种种最细微的变化的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就从远处传了过来。 “你不是已经站在那里看了有一会儿了吗?是或者不是,你觉得呢?”王越眯着眼睛,自顾自的朝前“走”着,说话时也不觉得奇怪,连头都没抬一下。 其实以他的敏感,尤其是正在行桩时,精神力量比平常时候更加活跃,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发觉了有人站在前面的路边窥视自己。 只不过,一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够远,那人又站在一侧的树荫下面,不管方位和角度站的都很巧妙,显然也是来者不善。 二来,他利用走路的机会行桩,调整体力,也不是什么不能让人看的事,别人愿意看他也没办法。 况且他这桩功,什么姿势架子,其实都是表面的东西,真正的奥妙全都在呼吸和对精神力的运用上,如果不是和他一样对精神力量有着深入了解的人,即便是叫人看了那也不可能有用。 而且说话的这个人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,黑头发黄皮肤,一看就是个和他一样的东方人,甚至连说话时用的也是正宗的唐文,字正腔圆,充满了令人亲切的味道。

不过,这个人长得有的矮,身高似乎连一米七都不到,两条腿也微微有点儿罗圈的感觉。 这种模样,也让王越在第一时间就否定了对方和自己有可能是同宗同族的判断。 “我觉得我判断的没有错,但是似乎又有什么地方,在感觉里是有些不对的。 这倒不是说,你就是练得错了,而是和我印象中的六合拳行步桩,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,所以我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准,只能像这样随便猜一猜了。 不过,我看你走路时候的架子,气势很足,举手投足间都让我感到十分的震撼,就好像是这不是我用眼睛看到的,而是你直接印在我的脑海里的一样。

”说话间,这个人似乎还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表达的不是很清楚,话音未落,又用力的挥了一下手,借以加重自己话里的力度,另外,这个人一出声,身上的气息也同时外漏出来,虽然隔着老远,但王越却已经清晰的感到了一种极为锋利的感觉。 当下一抬眼,果然就看到在这个人的左手里是拿着一口长长的武士刀的。

“哦?”王越终于停下脚步,在距离对方三十几米的地方缓缓站了下来,一面收了姿势,放松身体,一面也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。 六合拳是在唐国武术界流传极广的一套拳法,虽然作为核心内容的桩功一直秘不外传,但对于一些真正的高手来说,只要知道了一些苏门拳法的特点,想要从姿势架子上看出来这是行桩的功夫倒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。 但要是想从王越的这个架子中间看出一些特别的东西来,那可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看得出来的了。

甚至于,就算是罗德里格斯这样的剑术大师,在他走桩的时候,也绝对是你看不出其中隐藏的真正奥妙的。 但是面前这个男人,气息虽然强大,但在王越看来,却还是比不上罗德里格斯的,显然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大师。

可他却偏偏就能看出这其中一点儿和原版的桩法不一样的东西出来?那,这明显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在西方的各个格斗流派里,六合拳显然就是个十分特别的名字,更不要说是其中的桩法,行桩等一系列的专有名词了。

这些东西,除了对东方武术有极深了解的人,否则是没人会明白知道的在看看这人的长相,一样的东方面孔,以及他手里拿着的武士刀,面对这样的情形,王越要是还猜不出他的来历,那可真就丢人丢到家了。

“你是合气圆舞的人。 也是来拦我的?”整个西方的格斗流派,也就只有合气圆舞流的功夫是最接近于东方的武道的,既然这个人已经被王越排除了是唐国人的可能,那剩下的选择就真的不多了。

“我只是想从你的身上,收回一些该收回的利息而已。

要怪,你就去怪那个苏明秋吧”中年人的脚下穿着木屐,从路边的树荫下走到大路的中间,发出哒哒哒哒的清脆响声。 “苏明秋?”王越的眼皮跳了一下,随即立刻就也明白了对方的来意。 当初苏明秋在扶桑国内,一年之中连挑了一百七十几家大大小小的道场,手底下也不知道打死了多少这个国家的武道高手,血手人屠的名头,简直可止小儿啼,早就成了“天下”公敌。 有人来寻仇也是正常的事可是,王越却没有想到这个仇,居然是寻到了自己的头上来了不过,话又说回来,他到底是学了苏明秋家传的本事,在名义上大家也是师兄弟,从这一点上讲,对方找到他身上,也说的过去。 “那好吧。 这个仇我就接下来了但是,你们既然是来寻仇的,那就别学那些鼠辈一样,偷偷摸摸的了,除了你之外,后面还有两个人,都一起出来吧。

在我面前,不管你们怎么埋伏,都是没用的。 ”王越连头都不回一下,只站在原地稍稍感应了一下,就发现了在身后的道路两侧还有两个人在隐藏着。

而且,这两个人明显也是精通暗杀隐匿的,功夫相当的高明,人躲在暗处不但目不能见,而且连他们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都若有若无,就好像是水中的大龟伸出脑袋来换气,一吞一咽,都细不可闻,如果不是王越的精神力无时无刻笼罩四方,感觉再敏锐的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发现他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。

上一篇:023 小家伙们的成长在美利坚的田园生活最新章节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精彩推荐
友情链接